沉迷ES,主博緩更
子博@驚奇深夜電台

主左叶右喻相关
熱愛強強/互攻 慎fo

QQ:2938528487
PLURK:shadow0918

除了收点文可站内,其余文章谢绝转载:D
勾搭随时欢迎

滅 明

© 滅 明 | Powered by LOFTER

求不挖墳啊啊啊啊啊QAQQQQQQQQQQQQQQ

———借個位置、偷偷在這兒說———

如果有喜歡小偶像的,吃涉英or右晃的同好,這裡另闢了一個小地方    @驚奇深夜電台 

主因不是爬牆,但是這邊(全職)本來就磕磕絆絆的更新又被三次元的自尋死路按在地上摩擦⋯⋯

確定坑了的我斟酌放大綱,主觀意願不坑(?)的,就看有空寫時還記不記得後文了> °))))彡


大概就這樣。謝謝小紅心跟追蹤,沒辦法回應期待(尤其是填坑的)非常抱歉。

我認為自己對全職角色的C真的抓得特別差,很多時候只是在折磨自己跟看倌老爺,還有被搖擺不定的想法揉壞的男神們。在全...

[叶喻] 若世界背叛了你 01-06

>原著+血族paro,之前发过外篇,这是正文

>1w多字的OOC胡搞瞎搅,剧情赛火车,不知怎么改总之先随意看看吧(。


01

是红色的吗?可是,为什么?

第一个疑问浮现过后,紧接着,喻文州脑中又产生了第二、第三个问题。但无论何者都没法解密这个脱离常识的发现。

——叶秋前辈的眼睛是红色的。

像鲜血,又像燃烧的焰火,比「正常人类」的瞳孔两端更加锐利。叶秋一手握着门把,一手撩开微微汗湿的浏海,推门的动作仍未结束,抬起头,喻文州正好和他四目相交。

他相信叶秋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任何人,否则无论对方身上藏有什么秘密,这么明显的表征,都该藏好才是。或许是太高兴了?还...

【叶喻2017圣诞企划/汇总】我们还有很久很久的…

謝謝,非常開心:D

雖然因為時差(生理上的)沒怎麼跟大家說到話,不過每次翻紀錄都覺得心態變年輕了(?)大家好可愛呀,主催人也超nice的

希望有機會下次再一起玩XD


🍂🐠小分队:

  本来是想着昨晚卡着时间讲讲什么的结果圣诞节最后几个小时还是睡过去了!!!不过圣诞活动到这是真的结束了,作为第一次办这个事的主催现在心情好澎湃!然而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的激动和感动。  

这次圣诞活动筹期足足七十多天,途中也有几次意外的事情,不过好在最后都解决了!大家每个人都很有热情,从每个老师身上我都学到了一些东西!

希望下次企划的...

【叶喻圣诞企划/05H】若世界背叛了你(外篇)

BGM:Zara Larsson-Uncover

字数:4198字

备注:原作向+血族AU;甜文

正篇过万所以暂时被我吞了,把假肉单独拉出来写写,单吃不影响剧情;正篇元旦前補上(。


清晨时,喻文州是被东西磕醒的。脖颈边有个硬物压着,可能是钮扣之类的吧,不疼,但不大舒服。他闭着眼一会儿,微微陷进皮肤的东西自己动了下,他忽然明白过来,那是叶修的牙,正卡在前一晚被咬过的地方。

这是在梦里也拿他磨牙呢?喻文州想离他远点,但叶修手臂紧紧锢着,牙齿从表面滑过已彻底愈合的伤口,时不时刮一下,连嘴唇也贴上来,吸吮似的咂了咂嘴。

喻文州抬肩往后一顶,“别咬了,再咬会破皮。”

装睡的人完全没有被...

[黄喻] Last Stardust 04

>舞音学院AU;钢琴科x芭蕾科

>稍长一咪咪的一章,次回缘更


01 02 03


04

从学院返回公寓的路上,就有一间小生鲜超市,倒也不算绕远路。若还有买不齐的,黄少天也不介意把喻文州送回去后再出一趟门。

当然,若明说要把喻文州送回家,本人肯定是拒绝的。甚至出了学院后,黄少天让他扶着自己肩膀,他也推说疼痛已消退大半婉拒了。黄少天暗自观察了会儿,确认喻文州真不像在逞强,便没再管他。


「你有什么不吃的吗?」和第一次共餐的人该关心的问题,黄少天自也没落下,在步行途中就先提了。

「没有,我都可以。」喻文州轻快地回答。突然想到什么似地,...

[叶喻] 烧了吧

万圣节滑垒!

设定接续上回的移动城堡《他捉了一颗流星
夫夫相声既视感(x


「文州,Trick or tre……唔哦?!」

相较平常要轻快许多的声音,甫一开口就被个突发事故给堵了。

——这里的突发事故,具体而言是对方口中的喻文州,也就是塔的主人,黑暗术士,穿着一袭万年不变的黑色长袍外加一条织花的羊毛披肩挨近了壁炉,在他的火魔说话时,趁其不备,猛地往火中洒了一大把糖果。

洒完糖,喻文州的口袋空了,房间也安静了。他拢了拢披肩,在壁炉边的摇椅坐下,膝头的厚书自动翻到中断阅读前的那一页,他放松地将洗沐完扎成一束的银色长辫拢到椅背后,等待温暖的空气烘干它;摇椅昏昏欲睡地轻晃,发辫...

[黄喻] Last Stardust 03

>舞音学院AU

01 02


03

真正到了芭蕾教室,黄少天又怀疑自己是被诓了。他看着自己的老师快步上前,喜悦地高喊「艾米莉(芭蕾科老师的名字)!」敞开双臂、亲吻对方的面颊,醒悟过来,这分明才是老师的真实目的吧!什么美啊、爱啊,都只是胡说八道放烟雾弹来着!深以为然的自己真是见鬼了。

但来都来了,黄少天也不会不好好做。在女老师开口前他就好一通抢白,人也横进来:「幸会幸会我是黄少天,主修钢琴第二年,真的很感激老师您给我这个观摩课堂的机会啊,毕竟我们学琴的就是需要累积各种合作经验嘛,能给您和您的学生伴奏是我的荣幸!不知道我能怎么帮上忙呀?」

他笑嘻嘻地,不动声色把自家教授...

[黄喻] Last Stardust 02

换了点写法。思考黄初遇喻时究竟什么想法,其实挺有意思的。
看到这边应该多少发现,双方对彼此都有点误解XD

01


02

说有多愧疚是假的,但黄少天心里确实有点过意不去。不过,在他柔软的一面浮上来之前,就被喻文州彷佛逆来顺受似地低头答应而激出的烦躁感,狠狠地按进水底淹死了。

——你难道就不觉得这样分配很不公平吗?有意见大可说出来啊!搞得像我在欺负人似的,我看起来像是个不能讲道理的人吗?!

尽管本人也知道,如此编造别人的内心戏是太幼稚了点,可又压抑不住心底的不愉快,便把这些全归咎于自己和喻文州果真是合不来。肯定不是自己的问题,估计喻文州和大部分人都和不来,证据是每次在路上或校园偶遇,这家...

[黄喻] Last Stardust 01

艺校paro;钢琴科x芭蕾舞科


01.

他是突然被弄醒的。

准确来说,是在浅眠中忽地听见自己的名字。而后灯光涌上来,像一把把银白的剑刃刺进眼皮里,喻文州用力眨眼,这才看清楚蹲坐在他眼前的这个人。

「哦……你刚动也不动,我还以为你死了。」黄少天坐在自己的脚跟,一掌托腮,懒洋洋地说。

听见他的话,喻文州一阵茫然,试图回想自己身上是否发生了什么。

——但什么也没有,自己只是和往常一样,在课程助教的的任务结束后,例行地在这间空教室里头练习。一切寻常。

除了他现在是躺着,且肩胛骨压得有点疼,已经完全冷却的躯体也不太妙,小腿肌肉一动就快抽筋似的。喻文州勉强撑起身子,扳住右脚板,和镜中的自...

[叶喻] 他捉了一颗流星

摸鱼瞎写。我爱移动城堡(?


01.


很久之前,他曾经捉过一颗流星。

是的,在很久之前——这故事已经久得他甚至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了。


记忆中,似乎有那些个年月,午夜里他越过野花盛放的荒泽,等在比明镜更加澄澈的湖泊边,每当宝蓝色的夜空倒映在宁静的水面上时,总有数不尽的流星,犹如流光溢彩的雨珠,一颗一颗争先恐后地坠落。

但只消一转眼,它们便失去光与热,成为风中的一粒尘埃。

最初,他也曾为星星短暂的生命忧伤过。可一日复一日,眼见无数星星出生,死去;出生,又死去……他渐渐地感受不到悲伤,也体会不到快乐。

坐在馝郁芬芳的花丛间,望着星星们...

1 2 3 4 5 6 7 8 9 10